当前位置:上海汇智聚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情感上海男导演,上海知名导演沈先生终把自己搞...
上海男导演,上海知名导演沈先生终把自己搞...
2022-09-22

他外表清秀,身材匀称,身高180cm,拥有一双大长腿。

他戏剧学院毕业,正经的演艺学校出身,具有良好的演艺功底,是演艺界的多面手,在演艺圈,只要他能涉足的,基本上都有涉足。

他能说会道,善于言谈,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优雅的气质。

他是网友口中的大导演,一年左右时间,与众多“演员”合作,拍摄性爱录像,在网上非法贩卖。

正当他在网上的“事业”做得如火如荼时,却被丽水警方在上海一座居民楼里抓获。

9月中旬,在丽水的看守所内,涉案男主角以及他的同伙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一部色情影片能赚3万多元,他赚了近百万

6月23日的深夜,有些微凉,而家住上海的38岁男子沈某辉却异常慌乱,他忙着销毁手机以及电脑上面关于他策划导演的一系列色情影片。

拍一部影片能赚3万多元,加上销售到各个网络渠道,这一年,沈某辉赚了近百万。

那为何他着急地销毁这些原本让他赚得盆满钵满的影片呢?这得从接到公司物业那个电话说起。

知名导演为何走上不归路?

“沈先生,有警方来找你,你在哪?”4个多小时前,沈某辉已经接到物业的电话,他一下子意识到不对,向来精明的他马上开始收罗着房间,销毁一切关于犯罪的证据。

当警方赶到沈先生家中,对他家里的物品进行搜查发现,相关的证据都已经被沈某辉给销毁了。

“你做的事情,上面写得明明白白,你自己说吧。”丽水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网警大队李胡勇搜查出一本笔记本,上面记录着拍摄片子所需要的金额。

此时,沈某辉已经脸色惨白,双腿发软,一五一十地把情况都向民警交代了。

原本,沈某辉也拥有着自己开的一家传媒公司,受到疫情影响,公司正常收益下降。

一天沈某辉在酒吧里喝闷酒,碰到了往日好友金某杰,金某杰人高马大,长得有些帅气,俩人聊到如何致富的时候,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拍摄色情电影,一个当负责摄影剪辑,一个负责找剧本、招演员。就这样,在2020年10月,他们开始了第一场合作。

为何美女女演员知法犯法?

在众多拍摄影片中,项某是剧组的头牌,她1.7米左右的身高,匀称的身材,气质高挑。虽然已经有30多岁,由于她注重保养,显得比同龄人年轻,更具风情。

“说不后悔是假,当初沈导演找到我的时候,说影片是在海外上映,而且都是合规的公司拍摄,不存在违法行为。”项某告诉民警,原本自己也运营着一家广告公司,每年也有一笔不小的收入。

沈导演经常在剧组成员面前夸项某演技好,表情到位,影片在海外发行必火。而项某听到沈导演的夸赞,在他面前更多地是谦虚,而转头,就开始运用她多年的经验指导其他女演员。

“当时,我朋友微信上给我转发了我拍摄的视频,我一下子慌了,找到沈导演质问。”项某告诉民警,这些视频原本说好在海外发行,结果周围的一些朋友都看到了,让她无地自容。

然而,狡猾的沈某辉却安慰她,海外发行火了,都传到国内了。在沈导演的心里,项某是一位“优秀”而又“专业”的女演员,没了她,就是没了一棵摇钱树。

这下,让项某吃了颗定心丸。就这样,前前后后,项某参与主演了10多部色情剧。

丽水民警为何远赴上海抓捕?

而就在沈某辉这批人在上海拍摄电影如火如荼的情况下,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被远在400多公里外的浙江省丽水警方盯上了。

“警察你看看,我儿子用着我的手机,是不是被电信诈骗了?”一位在丽水经济技术开发区务工的陈女士,带着12岁的儿子走进水阁派出所,找到副所长吴王承乐,抱怨着自己儿子花了几千块钱在手机上。

“我们查看了手机,才发现一款app上需要付费看色情电影。”副所长吴王承乐告诉记者,当时陈女士骂骂咧咧地带着儿子走进来,小孩子很内向,一直低着头,黝黑的皮肤看上去还是比较朴实的。

民警单独地拉着男孩子询问具体情况,通过耐心教育,男孩表示忏悔,以后不会接触这类影片。同时,民警告知家长保管好手机的同时,应设置支付密码,多多陪伴孩子。

“近期我们接到了多起这类案件,我们就把情况通报给分局。”副所长吴王承乐介绍。分局第一时间组织精干警力,水阁派出所联合网警大队合成作战,发现这一团伙就在上海,于是经过严密的侦查和部署,终于在6月23日,嫌疑人全部抓捕到案。

据悉,该案系“净网2021”专项行动典型案例,目前仍在进一步深挖中。

该知名导演将受到怎样的处罚?

根据刑法第363条规定,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按照此条规定,以赚钱为目的,拍摄、贩卖、传播淫秽视频的,以数量的多少来定罪量刑,入罪既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

拍摄多少淫秽视频,就会被判刑呢?

按照《办理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规定,拍摄、贩卖、传播淫秽视频的超过20个及以上,就应该按照“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量刑。

所以该罪是多劳多得,该知名导演最终会被判几年,就要看他这一年内,拍了多少视频,拍得多,赚得多,也判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