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汇智聚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影视许晴、邬君梅:临摹宋氏家族两生花
许晴、邬君梅:临摹宋氏家族两生花
2022-09-23

许晴和邬君梅扮演的宋氏家族两生花在影片中出场不多,出彩不少。

《建国大业》宣传声势浩大,172名明星加盟是一大看点,本是男人戏的影片里也云集了众腕女星们,一时间话题多多,各路探讨和评说声此起彼伏,其中许晴扮演的宋庆龄、邬君梅扮演的宋美龄尤其引人注目。

宋氏家族两生花紧贴政治春秋

许晴、邬君梅分别在电影《建国大业》中扮演宋庆龄和宋美龄:一个是春兰的淡定,一个有秋菊的风韵。许晴和邬君梅扮演的宋氏家族两生花在影片中出场不多,出彩不少,有评价说她们把站在共产党、国民党政治棋盘上的两个姐妹的明暗之美释放得不隐不过,是电影《建国大业》的点睛之笔。

提起许晴,人们不禁想起她的静雅,从《边走边唱》《南行记》《狂》《皇城根儿》《东边日出西边雨》到《秦颂》《来来往往》《说好不分手》《我的1919》《笑傲江湖》《背叛》《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半个月亮》《靠近你,温暖我》《红墨坊》《石头、剪刀、布》《宽恕》等诸多影视作品里都留下了她秀美的形象。这次在《建国大业》中因扮演宋庆龄一角而受到观众好评,许晴说在这之前有几个剧组想请她演宋庆龄,但她都没有马上接下来。刚进《建国大业》剧组时,许晴也担心自己能不能撑起50多岁宋庆龄的状态,那时的宋庆龄是有着经过世事风雨后,政治成熟、思想丰富、风韵正好的阶段。王希钟老师在给许晴定装时鼓励她说:“你的气质和场足够了。”许晴自己也渐渐地抛却了年龄和外形是否像的困扰,投入到人物内心的塑造中。

接受过中西文化浸染的邬君梅走南闯北,多年来越战越勇写下了不错的作品成绩簿:《龙在中国》《冲出越战》《超国界行动》《宋家王朝》《玫瑰漩涡》《宋家三姐妹》《喜福会》《桃花运》《美人依旧》《上海红美丽》等作品中都有精彩的表现,她把每一次机会都当成最后一次机会去对待,她说那样可以挖掘出潜藏在人的表皮状态下的许多潜能。邬君梅在《建国大业》中扮演的宋美龄正鼎中年,家事、国事的运筹蒋介石都离不开她,显然在毛蒋春秋之争的两大对垒阵营中,宋美龄是蒋介石一方不可缺少的人物角色。邬君梅说宋美龄是通过“扶持”蒋介石的过程,释放了一个女人多方面的力量和美,很多时候她都是在烹制艺术政治,留下更多政治艺术化的足迹,这个女人的一生很光彩其实也很不容易。邬君梅也是作为明星被“拉”进《建国大业》剧组的,她说:“想都不用想,这部电影的女性形象中宋美龄角色是我的‘最爱’,因为相对来讲留给我的艺术创作空间要大些,没有哪个演员不想塑造丰满的人物形象的。”

宋庆龄本身就是美好的理想主义

在美国读书的许晴,学的是电影制作方面的知识,正当她无限陶醉地徜徉在学海里时,一通诚恳的邀请电话让她和“建国大业”四个字联系起来。许晴犹豫时真诚,答应时爽快,她如约回国试装试戏,从那一刻她已经开始走近宋庆龄,等到拍摄完成时,领导夸她已经走进了那个时代。“走近”和“走进”,虽是一字之别,但许晴说她用了很多心,准备了很多功课。

从“近”到“进”,许晴在一个“静”字上做足了文章,她说:“宋庆龄和宋美龄虽是姐妹,她们的气质却一个走外,一个走内,一个张扬一点,一个内敛一点,一个洋派一点,一个传统一点。我演宋庆龄的时候需要彻底沉静下来。因为她本身就是美好的理想主义。”

许晴为了真正走进角色的内心,认真阅读了很多史料并走访了宋庆龄的故居,通过历史人物生活过的场景去感受一个不平凡的女人在她所处的那个时代中的呼吸和心跳。正是这些“体验生活”的积累,让许晴在处理人物外部动作时有了可信的心里依托,她在表演宋庆龄鼓掌时手臂是微微倾斜的。这个细节刻画的成功也得到了领导的赞许。

看过《建国大业》影片的人都知道里面有一场很震撼人心的戏:解放军官兵进驻上海,为了不扰民都辛苦地睡在大街上。晨起的宋庆龄走在街上看到了这一幕,这场戏许晴没有台词,她是在慢慢的走动中,在看到解放军官兵整齐划一地躺在地上休息而逐渐感动、变化的眼神中完成了宋庆龄这个人物元素在这个当口起到的表演作用。许晴说:“那一刻,我真的感觉自己就是宋庆龄,我看到那样的情景,对共产党有了信心,我好像又找回了和孙中山一起革命时的激情,我被感动了。”有业内人士评价许晴这段的表演时说:“她的表演能让我们看到,一片宁静的大海的表面下的丰富矿藏。能做到既简单又复杂的表演并把二者在同一场景中短时间地释放给观众是难能可贵的,观众买票看电影、欣赏艺术,往往冲的就是这个。”事实上许晴在这个段落里的成功表演,也为后来她塑造的宋庆龄能同意邓颖超的邀请赴北京的情节奠定下了基础。演出完《建国大业》后,很多人见了她都直呼她为“宋庆龄”,她笑笑说:“其实我挺想演一次宋美龄的。”

在形似和神似之外追求魂似

《建国大业》里的众多历史人物大都由中国电影界的当红明星演绎,所以真正做到人物塑造的形似是有相当难度的,很多演员在谈到人物刻画的心得时都用到了“神似”这个词语,邬君梅对本刊记者说:“在形似和神似的背后,我真正渴求追寻的是‘魂似’。”

邬君梅曾经在多年前的电影《宋家王朝》里塑造过宋美龄的形象,邬君梅说:“《宋家王朝》里的宋美龄还很年轻,我更喜欢《建国大业》里的宋美龄,这时的她妩媚和成熟不仅仅体现在外表上,她是一个优雅的女人,在‘经营’自己丈夫的过程中也在中国的政治历史舞台上留些痕迹。”

《建国大业》中有一场宋美龄为了四面楚歌的丈夫去美国白宫求援的戏,邬君梅扮演的宋美龄要拾阶而上,走过长长的台阶进入白宫。无独有偶,这段戏也是没有一句台词的,此时,邬君梅扮演的艳装华丽的宋美龄走得不寻常,邬君梅说:“那时的蒋介石已经是末路英雄,于国于家宋美龄都不得不再去白宫一试,在登上台阶前她的内心是矛盾的,一方面抱有一线希望,一方面深知‘结果灰暗’,但是虚荣自尊的美龄、在国际外交上曾红极一时的美龄是不会表面认输的,她既忐忑不安失去自信又要强作姿态维护自尊,这段走得很有意思。”邬君梅为了准确地演绎这个段落,跟导演反复推敲“折腾”了一上午的时间才算过关,这种不断自我求真的精神也受到了导演的赞扬。当邬君梅在宋美龄去白宫求援失败(美国人觉得蒋介石政府非常腐败,不愿意再援助蒋介石)说完一整段台词后,又很自然地加了个“please”,这是剧本里没有的,黄建新导演在现场大声说宋美龄演得好。

那一刻邬君梅突然有一种感受:一个演员真正的成功就是在这样的创作被认可的满足里,并非是华灯彩炫的什么活动里。

《建国大业》拍摄完不久,邬君梅曾经在和一个朋友的无心游玩中到过一个地方,让邬君梅意外的是,这个地方竟然是宋美龄曾经住过的地方。宋美龄的很多鞋子还都完好地齐刷刷地摆放在原地,邬君梅用手摸着每一双鞋子激动无比,她感到每一双鞋子都和自己有关,那种贴近和亲切的感觉让邬君梅明白,通过《建国大业》后自己仿佛和“宋美龄”这个名字生长在了一起,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结延续。朋友笑她说:“你还没有从宋美龄的灵魂里走出来啊!”邬君梅坦言,自己确实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出演《宋美龄传》。

当记者问邬君梅:“如果把宋庆龄、宋美龄比作明亮与暗淡的两生花的话,那么生活中的你希望成为什么花?”邬君梅爽朗地笑着说:“如果非要把女人比作花的话,我希望我永远自由自在地开在山野,至于是什么花就无所谓了……”